轻佻酒

喜欢啥写啥的咸鱼一条。渴望评论。

(我英乙女)不老魔女和她的男孩(1)

嘿,我躺尸回来啦

跟跟不老魔女的风   

绿谷/爆豪/轰

绿谷

战争扫荡过偏远小镇,硝烟四起,你为了捷径通向森林找材料才路过这。你捏着鼻子,火药的味道熏得你几乎快窒息了。人类的战争对你来说已是司空见惯,而唯独不能习惯这种刺鼻的气味。

你突然听见在你脚边传来石块掉落的声音,你随声音低下头。一个深绿头发的孩子从废墟里爬出,脸上尽是灰,泪痕干涸在他的脸上,显得他更加狼狈,手臂也都是被石块划出的伤痕,唯一让你在意的是他的眼睛,像你珍藏在橱柜里的宝石一样。

你从未见过有这样澄澈眼眸的人,大概是你的一时兴趣,你蹲下对他说

“你的家人呢”

“都,唔,都死了”刚经历过死亡边界线的他此刻停不下哽咽,话说得颤巍巍。

“那你连家人都没有,没人照顾你。你愿意跟我走吗,姐姐可以照顾你哦~”

他紧紧抱住你,泪水夺眶而出。

爆豪

他是家族里的混血种,但父亲的家族里严谨的规定过只许在族内成婚,以保证族内纯正的血统。

父母虽然疼爱他,却不受他人的待见,时常被他人鄙视。他的性子暴躁的很,怎么会听的起流言蜚语,每一次回家都是满满的伤痕。

父母地位高,族里看他们家不顺眼的人着实不少,以外族通婚的理由将他的母亲和父亲分开,再处理掉他。

你在宴会中见过这位小公子,他的言谈也好,行为也好,十分对你胃口,偷偷打听过他。

知道这个消息后你高兴了,以你的能力肯定能把这件事糊弄过去,就差他的回应了。

悄悄摸到关押他的房间。

“唉唉,你不想英年早逝吧”

“废话”

“我有能力让你出去哦”

“。。。”

“只要愿意跟我走就行”
然而你坚定的眼神并没有感染他。

“我认真的,谁拿人命开完笑”

他沉默一会,覆上你的手选择相信你。

“那我就勉强归你了”

轰焦冻天生异瞳,极其少见的瞳色和异瞳使他被视为恶魔的化身。家人抛弃他,别人唾弃他,母亲甚至忍受不了别人对家里的指指点点,将热水瓶丢向他,烫伤了他的脸,在他的左半脸上造成一块不小的疤痕。

最近庄稼的收成不好,但人们一致把祸患推给了他,即使根本与他无关。

被人们唾弃,赶出村庄,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走,就靠着直觉,一直走,走到自己累了为止。靠在树干边上,眼皮止不住地打架,但附近有野兽,他还要警惕。

你在这里找草药,正好看见了他。你很少与人类接触,你走近他,不小心碰到了边上的草丛,发出沙沙的响声,他立马回头,摆出防守的姿势。

“呃,你别紧张,我路过,你是附近村庄的孩子?”

“嗯”

“迷路了?我可以送你回去。”

“不必了,我是被赶出来的。”

“你才多大,就被赶出来了?!你们人类真是无情”

“你不是人?”

“不是”说漏嘴的你还要辩解就被他看出来了。

“好吧,我确实不是,我是魔女”

他细细打量了下你,确实看你的着装就不像普通人。
你看着他瘦弱的身板,想着还是留点良心吧。

“这里挺危险的,我带你走吧”你伸出手,将他拉起来,就要带他走。他拍开你的手,吃惊的看着你。

“你不会以为我会带来厄运?”

“噗,就你这小孩子带什么厄运,再说了,我是魔女,要带也是我带。”

你摸摸他的头。

“跟我一起走吗”

他点点头,紧紧握住你的手,生怕你放开他。


先码这点,明天我再肝_(´□`」 ∠)_

评论(2)

热度(106)